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,为什么被俘的日本士兵

!这些女兵不仅仅是躲在后方做后勤,70%都是主力。

苏联士兵装备盘鼓Poposa冲锋枪(PPSh-41)和带有尖刺刀的Mosinagan步枪(M1891),从两侧包围投降的日本人,处于高度戒备状态。

不到两个月,奉命“集结奉天与苏军作战”的第63师在前往奉天途中接到日本投降的消息。

根据皇帝的意愿,日本全军当场向当地盟军交出了枪支。

斋藤邦雄作为日军63师团司令部信使,于1945年6月随师调至关东军,以补充转移到南太平洋战场的关东军部队。

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,日本妇女可以在家里做各种繁重的体力劳动,可以把未成年男孩送到战场上,可以在家乡训练竹枪和投掷手榴弹,可以组成民兵志愿者进行后方防御,但她们从来没有组织过一批真正意义上的女兵带着刀枪上战场。另一方面,苏联在苏德战争期间向所有苏联女性发布了征兵令,因为招募男性的工作几乎耗尽。

以至于当日本投降时,在满洲中被苏联俘虏的日军第一次看到苏军中的一名女兵时,不禁感到惊讶。

“军队里有女性吗?”听到她的声音的日本士兵都很惊讶,并喃喃地自言自语说他们立刻就被她吸引了。

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日本中,有老兵、新兵、学兵,有上战场营救女护士的“后勤兵”,有上战场做精神抚慰的“和尚”,但从来没有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女战斗战士。

他们在解除日军武装时,并没有一一向日军收缴武器,而是要求日军把武器装备全部卸下,分类摆放在广场上。整个过程保持高度戒备,没有与日方接触。

数据还显示,她们大多是18岁至25岁的未婚女性,有50多万年轻女兵在战场上阵亡或被德军俘虏并拷打致死。

近代明治维新之前,日本是一个封闭的岛国,自给自足的农耕生态系统沉淀了历史,形成了日本等级严格、群体意识强、女性当家作主、男性对外打仗等儒家男尊女卑、根深蒂固、不易改变的海岛性格。

8月20日,在奉天郊区的一个大广场上,63师全副武装的士兵被苏联红军包围,没有被打死。在日军历史上,他们第一次集体向敌人交枪。

召唤了800000名女兵

这时,斋藤突然听到一个女声问:“还有吗?”别躲了!“。原来,向日军喊话的是一名女翻译。

听到女兵的命令,带队的日军军官立即回答说:“都在这里了。”